2014年10月9日

圓桌二:創新籌資方式,資產交易與證券化

日期:2016年09月23日 11:50

和訊銀行消息 9月21日,由新金融聯盟、阿曼波&哈勒戴聯合公司主辦,天津港(600717,股吧)保稅區、天津空港經濟區管理為支持單位,民生金融租賃協辦的2016全球租賃業競爭力論壇在天津召開,論壇主題為“駕馭經濟逆周期”。和訊網對論壇進行全程報道。GE Capital 前常務董事Lou Vigliotti,民生金融租賃總裁萬曉芳,平安國際融資租賃董事長兼CEO方蔚豪,廣州越秀集團副總經理、廣州越秀融資租賃總經理高宇輝就租賃創新籌資方式,再融資趨勢,租賃與其他金融機構的業務銜接與融合,租賃資產證券化模式與路徑等話題進行一些列的討論。


主持人:Amembal&Halladay執行董事Shawn Halladay

嘉賓:

GE Capital 前常務董事Lou Vigliotti

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總裁萬曉芳

平安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方蔚豪

廣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廣州越秀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總經理高宇輝

以下為圓桌嘉賓發言全文:

Shawn Halladay:謝謝各位嘉賓,我們會探討創新性的籌資方式。我們要談的內容已經在標題中展現出來了,可能我們討論的范圍會遠遠超過證券化,之前的話題已經不需要介紹了,今天的發言人已經互相認識了。所以,我們直接進入討論。

下面我請在座的諸位回答我幾個問題。問問題之前,我們的討論要考慮到這樣一個現實,籌資可能是最大的一個擔憂,對每一個租賃公司可能都是如此,他們需要有持續性的資金,要考慮到它的成本盡可能地低。我覺得合理的,他們都是希望成本越低越好的,我們正在尋求一些低成本的籌資方式,并且數量要足夠。我們知道,銀行在許多領域是有自己優勢的。同時一些小的租賃公司也面臨著重重困境。和其他租賃公司比尤其如此,所以我想的事情就是,我們要承認的確是有很大范圍的,出租人都是在座的各位,有一些金融機構和小的出租人,所以,我想問個問題,這個問題是針對所有類型的嘉賓。

高先生我想問您的是,在您的公司什么是最大的挑戰?你覺得,從融資租賃角度來說,對于中國的租賃行業來說最大的挑戰是什么?您的公司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高宇輝:這個問題如果從我自己的公司和全行業來講,它的差異還是比較大。從全行業來講,現在金融系的租賃公司,特別是有銀行背景的租賃公司在籌資上相對容易,獲取低成本融資方面有優勢,低成本數量占整個租賃公司很少,5700多家公司里只占30來家,剩下大量的商務部管理的,我說的前者是銀監會監管的,大量屬于商務部監管的這兩類內資試點和外商系的租賃公司在融資上遇到的困難和挑戰有很大的共性。它高度地依賴于銀行體系供給的資金,這樣一類公司由于股東背景不同,沒有很強產業背景的公司,換句話說沒有母公司或股東單位能夠提供征信措施的這樣公司來講,它的融資成本很難降下來。

對于我們這樣的公司來講,幸好我們的股東背景很強,越秀集團、越秀金控在前期租賃發展過程當中給我們提供了很多信用支持。越秀集團下屬企業現在發行債券利率基本都能做到行業第一,百分之三點幾的水平。越秀集團在銀行取得的授信基本能達到基本項數10%。但越秀的狀況是不是行業里的代表性狀況呢?并不是這樣。

對我們這樣的公司未來最大的挑戰來自于這樣幾個方面。第一,如何使我公司自己具有獨立的融資能力,去年越秀集團,越秀金控去擔?;闆r下還能不能拿到這樣低成本的資金?在進行資產證券化時,如何匹配我的項目和資產證券化成本之間的差異,挑戰不是來自于我的存量資產,而是如何在未來開展業務過程當中,提前時資產證券化模式介入進去,融入到我的產品開發和項目結構化設計當中去。第三,在我多渠道資金來源當中,隨著公司規模擴大,如何在流動性管理方面做到無縫匹配,長短期限錯配當中有效控制流動性風險。

Shawn Halladay:謝謝!我從您身上聆聽到的是,現在可能還有一部分企業,您剛才也談到了這些企業是有足夠供應的。但要想降低成本的話,這還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在您的個案來說,如果要應用給其他人的話需要創造額外的融資方式,排除母公司之外的。很幸運的是,你現在是有一些投資者的,但還是有一些其他公司是我們接下來要探討的,他們現在在其他領域還沒有足夠的供應,沒有低成本的籌資方式。所以,他們是非常掙扎的,是不幸的。

高宇輝: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本出路就在于現在整個國家出現的資產證券化ABS趨勢。我認為,ABS是解決大量租賃公司大量依附銀行資金供給的根本出路。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如果租賃公司改變不了現在這個狀況,一方面租賃公司要和銀行搶業務,另一方面資金要來源于銀行,他在經營當中不可能做到自己的進退自如,也不可能做到客戶的優中選優,也不可能很順暢地以現在融資租賃為主向經營租賃為主轉換,2015年開始,資產證券化得到快速發展,2015年只有遠東租賃做了一單,2014年很少資產證券化,2015年全國發行了兩個數據口徑,一個數據口徑是622億,一個數據口徑是660億資產證券化。今年上半年也是兩個口徑,一個口徑是今年上半年已經發行了960億,另一個口徑說今年上半年加上私募已經900億了。這樣的趨勢很好,大量覆蓋了中小機構的融資需求。從結構來看,現在900億,1-5億ABS占42%,5-10億ABS占24%,10億以下已經占到66%,正好覆蓋中小租賃公司的戰略需求,所以,我認為未來解決大量中小租賃公司的融資需求,ABS是個非常重要的途徑,無論行業還是別的國家。

Shawn Halladay:謝謝!對于民生金融租賃而言,你們股權化的動力是什么?因為供應還是成本?還是你們的財務方面的問題?

萬曉芳:今天我們討論的主題是創新籌資的方式,對民生租賃來講,兩三年前我們就想從股權方面進行融資,關于這個主題和公司目前想去做的籌資努力也都是為了解決剛才您前面提到的作為租賃公司資金的來源多元化以及更低的成本,負債結構更合理化,伴隨經營是一直需要努力去解決的問題。作為我們公司而言,股權融資一定是率先想去做到突破的,因為大家知道,股權融資的長期性也是一個公司股本實力的體現,對于股權融資來講,主要是想增強我們資金杠桿的比例,更好向市場體現我們公司的實力,并更好地運用股權融資這樣的渠道。謝謝!

Shawn Halladay:我們已經聽到了兩個同事的講法,關于股權化,而且目前發展得非常好,比如說目前的股權化,如果所有人都發展的話,只用股權化的話,你覺得以投資為基礎的未來會怎么樣發展?它的資金來源會在未來來自于什么地方?

方蔚豪:這里翻譯的股權化應該是證券化。剛才高總介紹過了,資產證券化去年開始在中國融資租賃行業有顯著發展的市場,這是讓我們非常欣喜的,2015年只有幾百億,今年看起來這個市場相信到年底會是個翻倍增長,資產證券化會有很多好處,會成為融資租賃公司的資金來源,特別是中小租賃公司,在市場發展優先A、優先B,或者優先C,把不同資產賣給不同風險偏好投資者,從而讓融資者獲取新的融資來源,再讓融資者獲取新的市場。

對平安租賃而言,我們也非常積極地看待這個市場,我們主要的做市場證券化目的還不完全是為了融資,雖然我們現在做了資產證券化,在市場上獲取資金的成本,在市場同類比較已經非常低了,但它仍然以我的主體信用到市場上發行直接融資,我指的不是從銀行貸款,是從市場上,銀行交易協會或交易所市場,我們去發債券獲得的成本還是要高很多的。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為什么會做資產證券化的考慮呢?我相信很多大型租賃公司都會有這樣的考慮,希望我能更多地讓我的報表空間變得更加優化,讓我的資產可以出表,從而讓我們本身的杠桿率能夠達到它實際應用的效果。因為金融公司租賃也是其中的一個門類,金融租賃公司資產負債率理論上可以達到92%,這個杠桿率是非常驚人的,基本可以達到12倍。商務部批準的融資租賃公司盡管條例有約定可以到10倍,但我相信很多在座的租賃公司,獲商務部批準的租賃公司都會有感覺,其實銀行對于融資租賃公司,特別是商務部批準的融資租賃公司是有內控的,超過85%就不會再提供融資了。這個差距其實是非常大的,一個杠桿6點多,一個杠桿就失敗。金融租賃公司杠桿率非常高,融資租賃公司杠桿率可能是金融租賃公司的一半。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必須在ROA資產價格上要遠遠跑贏金融租賃公司才可能受到投資方的青睞,你的ROE也能達到同樣的水平。所以,杠桿率的發揮對于商務部批準的租賃公司來說是非常關鍵的。這是我們為什么要做資產證券化非常重要的一點,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我們的報表空間得到最大化的應用,從而提高我ROE的表現。

報表出了之后現在做了五單,加起來規模將近600億,下面還有將近100億,有公募,有私募,這也會帶來一些問題,出表后的資產究竟如何管理,可能未來的發展方向會成為一家租賃的資產管理公司,但這類資產我們究竟應該如何去提撥呢?這部分的資產將來出了風險之后,它訴訟的穿透或你承擔責任的穿透是怎樣被層層穿透的?這涉及到非常復雜的法律問題,你所轉讓的是租賃的債券或租賃的債權+物權,我法律的負責人告訴我,你的物權是很難轉移的,只能轉移債權,這樣的情況下怎么認定它?債權在一開始形成時就有瑕疵,比如不適租的租賃物件,類似這樣的情況產生時,當承租人違約時是不是對你已經出表的業務進行回溯,這可能都會帶來新的問題。

不管怎樣去講,回答剛才主持人所提出的問題,資產證券化對行業有非常好的收益,我個人比較堅定的是,融資租賃企業將來我們的資金來源,中小的不去說,隨著你逐漸長大,最終資金來源兩個,直接融資,資產證券化,銀行融資會成為一種補充,這是我們目前最主要的融資上的考慮,希望盡可能加大直接融資的比例。

資產證券化無論對中小租賃公司還是大租金公司,無論報表還是利潤的目的,最核心逃不過的一點需要非常強的資產形成能力。背后都是投資人,如果一單、兩單出現風險,市場價格風險升起來就是其次,但可能就再也沒有人購買了。優質資產形成能力是使這個企業形成優良、健康發展最主要的前提條件。謝謝!

Shawn Halladay:萬女士,你覺得資產證券化最大的益處是什么?

萬曉芳:對我們來說,資金的問題是我們在經營中一直要解決的問題,從我們籌資來講,無非是:第一,基于我們公司主體信用,我們自身的信用去向銀行借款,去發債,作為金融租賃公司可以發金融債,一般可以發企業債、公司債,基于我們自身的信用。

第二,基于公司持有的資產,就是資產支持型的證券化籌資。我認為,第一個方面,基于自身的信用可以無限擴大,比如銀行的借款或發債,它還是有一定的限度,銀行也會看你的資產負債率,發債也有一定的限額,基于資產形成的證券化籌資我也非常認同剛才幾位嘉賓的觀點,未來一定是我們要重視并且越來越廣闊的籌資渠道和方式。它的好處在于,作為我們租賃公司來講,在各家金融機構里,更有優勢來做產證券化,因為我們是直接擁有資產,權屬清晰,并且依靠資產進行籌資它能有效隔離風險。未來基于資產籌資的資金在我們還款方面,當然不是有意造成這種狀況。如果有風險是基于這個資產去發行的債權,籌資出現風險和母體的隔離也非常好。

第三,作為資產支持型的企業,基于資產和資產現金流來還款的,我感覺也是匹配性更強,一般在期限匹配性,還款來源匹配性也更強,所以,未來會值得各家租賃公司高度重視的籌資方式。

作為各個租賃公司而言,基于自身信用和資產進行籌資,還可以加快自身資產周轉,高度重視資產交易,高流轉過程中也提高資金的使用率,某種意義上來講,這也是一個創新的模式。所以,在我們公司的經營中我也感覺,要重視,有高度的布局,對優質資產自身形成能力、管理能力以及經營能力是未來利用資產高流轉、資產交易提高資金使用,并提高資產周轉率的良好途徑。

Shawn Halladay:謝謝,您剛才提到了其中有很多好處,你們不會僅僅依靠這些信用,比如民生金融的信用,而是你會把這些風險轉移,這樣會承擔更多的交易活動,并且實現資產證券化?

萬曉芳:實際因為我們股東是銀行,民生銀行(600016,股吧)大家知道是在上海和香港兩地上市的公司,基于強大的股東背景,我們獲得的銀行授信非常龐大,我們公司擁有3500億以上的銀行授信,但提款只有不到1000億,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呢?我的融資渠道更多元,融資成本更低,融資負債結構和資產結構更匹配。所以,我們除了基于公司信用從銀行借款之外還會基于項目在境外匹配一些海外低成本的資金,比如公司在飛機和船舶領域是做得非常有特色的兩塊業務。我們在飛機、船舶都很好地運用到了美國、加拿大、歐洲、巴西乃至韓國出口信貸的銀行貸款,各個國家為了支持他們的一些出口,在出口信貸匹配上具有資金額度大,期限長,利率也相對較低的優勢。所以,我們也會在銀行監管方面,如果渠道更多元我們也去用,資金匹配度更好我們也會去用。

Shawn Halladay:Lou Vigliotti,我非常期待你的一些觀點,資產證券化是我們要傾聽的一種融資渠道,Amembal也提到這樣的問題,我們租賃也的增長達到42%,如果每個人都走證券化的路子,不知道這個增長率還能夠保持,所以我對你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在美國見過好的,見過壞的證券化案例,你覺得證券化的益處到底是什么?

Lou Vigliotti:很顯然,就是低成本,這是一個益處,很多證券化都致力于實現多樣化,我聽過很多船舶或航空領域的融資可能都是一種單一的資產證券化,他們是可以做到的,但我們要看的是多樣化,現在一些小的企業,我們可以舉個手來看看這些小企業的情況,小企業也可以做的事情是你要多樣化你的融資渠道,是有一些替代性的選擇方案的。

除了證券化以外,我考慮到的是在美國有一些替代方案,在中國不知道是不是適用,如果考慮一些替代的融資方案,你之前提到過建立一個專門的租賃公司,那這個錢來自于哪里呢?有一些其他的方式是可以引進另一個合作方來進行交易活動的,比如今天早上談到的聯合,但你也會考慮到引入其他的機構來幫你進行這種融資交易。

在美國,就我所知,我們會有機會考慮到接觸到比如說養老金基金,創新津貼等等,是有很多資金渠道、資金池來利用的。所以,除了證券化,我覺得我們可以看看其他的融資形式。還有許多其他的資金,比如家庭資金他們是資金量很大的,都是可以去利用的,你可以想要去看看的。

Shawn Halladay:我非常同意你的觀點,今天早上你談到了“聯合”,首先我出售了交易給第三方,對于聯合來說它的障礙是什么,在美國接受率比較高,它已經成為替代性的融資方式了,那么它的障礙是什么?如果我們越來越開放的話,那這些交易的背后是有許多細節的,請你詳細講一下。

Lou Vigliotti:我在GE之前就是從事租賃公司的,在90年代我在租賃公司有工作經驗,當我們最開始進入資本市場聯合,GE公司銷售人員面臨很多的阻礙,他們說你干嗎要拿走我的客戶,然后把客戶送給另一個金融機構,他們會認為我們偷走了另一個金融機構的客戶。如果你充分顯示信任度是沒有用的,你要找到可信的合作伙伴,這是最終的歸根到底的點,人是和人做生意的,交易方需要知道他們是有一些可信度的人在打交道,誠信度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找合作伙伴,你就要找可信任的客戶,找到適合你的合作方?,F在要找到這樣的人是有很多的機會。不應該覺得這是在偷走另一家公司的客戶。

在這個行業中,我們要考慮的是在美國的設備租賃行業,我們發現它之所以能夠奏效,是因為每個人都在看同一件東西,每一個人都想要實現自己客戶、融資需求的最大化,再促進它的落實。我看待融資也會重視我的看法,但我也有一些合作伙伴,我會找我信任的合作伙伴,他們能做到這一點,我會非常樂意把他們帶進來參與到這個過程中,我非常信任他們,會有一些阻力和宣傳教育過程,但中國的租賃行業想要發展壯大的話,必須要適應它,必須要有一些信任的因素在里面。找到這樣的合作伙伴就很重要的了,我們在美國做業務時,會和數千家銀行或養老金機構談判,每年會有20億美金這樣的業務,我們會和80個人進行談判,你要知道養老金機構、租賃公司80個還不是非常多了,他們是可信賴的合作伙伴,他們每一年的合作伙伴數量是會發生變化的。所以,你一定要合作,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讓設備租賃行業在美國蓬勃發展,這是有很多信任度和很多的合作機會的。如果你能夠這樣做,能夠很好地管理你的投資組合。你一定要把計劃納入資產組合當中,現在你已經實現了產品多樣化,這可能需要你再做一些證券化的東西。

Shawn Halladay:我想回應一下你的觀點。這種創新的籌資方式會遠遠不只證券化,可能會包括使用其他投資者的客戶基礎或養老金、保險公司或者是這些家庭信托等等,這些不同的渠道都可以增加我們業務合作的成功性。

方先生,在美國其中有一種解決方案,有一些很小的社區銀行,他們會投資于這種租賃交易,我想問的是,在中國有這樣一種選擇嗎?

方蔚豪:我的回答是肯定的,現在看起來這個事情正在發生,資產證券化會發現背后的購買方式有哪些,得穿透去看,最后購買的都是銀行會比較多。而這些銀行大部分都是中小銀行,中小銀行、地方銀行資金吸存是個問題,資金來了以后怎樣找到高收益資產是個比較大的問題。你可能也聽到中國有個詞叫“資產荒”,他要去尋找,但資產獲取能力比較有限,需要通過資產證券化產品來完成資產證券化布局。確實如您所說,資產證券化資產供給方中銀行是主力之一。

Shawn Halladay:我們想談談真正的創新,我有個針對高先生的問題,現在有一些金融技術融資平臺得到了利用,在美國一些大的銀行購買了一些企業,而這些都是購買了他們的金融技術平臺,你覺得在融資租賃公司方面,金融技術能夠發揮怎樣的作用,中國有怎樣的趨勢?

高宇輝:其實這個進程稍微遇到了一點挫折,從去年開始比較興盛的國內互聯網金融,當然這個互聯網金融不能代表互聯網的全部,其中P2P里出了很多問題,現在遇到了嚴厲的監管。監管當中,一是禁止把大資產項目拆分成細小的份額,通過互聯網平臺發售出去;二是禁止金融機構借助這種互聯網方式購買這類資產,使得這樣的進程遇到了小小的挫折。

從長期趨勢來看,在資金的供給方和使用方,在現代科技技術的推動下,拉直它,降低中間的環節,減少這種交易成本,這是大勢所趨。中國這方面的嘗試我相信還是會繼續推進,尤其Fintech主力還沒有登場,因為今年以前商業銀行由于過去在政策性保護下,特別是在利率市場化之前,利差是固定的,沒有太大的動力在金融科技方面有大的投入?,F在不同了,尤其去年以來,利率市場化的步伐非常大,導致按照過去的經營模式已經難以為繼了,倒逼大型金融機構強力介入到金融科技推廣進程中,很多銀行都提出要建立“智能銀行”、“直銷銀行”、“智慧銀行”,包括門店上有些銀行引入了機器人投顧、機器人理財這樣的方式,很快這些方式會通過大型金融機構實施擴展到租賃行業來。我相信,未來這塊也會成為租賃行業融資的新興渠道,我對此前景持非常樂觀的態度。

Shawn Halladay:謝謝!其他臺上在座嘉賓還有什么要評論的嗎?比如針對P2P的未來融資可能性有什么評價?

Lou Vigliotti:我覺得你說的非常對,考慮到金融技術,在美國我們可能會錯過這樣的機會,許多銀行都要錯過,主要是關于和金融科技的融合可能會錯過這個機會。所以,我們要做很多技術方面的分享,甚至金融技術融資方面的分享?,F在美國有一些銀行還不愿意走這一步,他們認為現在時機還不成熟,很難走互聯網這條道路,可能使用方式也不太適應。未來要提高效率新的方法也很重要。這些融資方式它的成本,你也說到了,你總是可以來提高你的利潤的,但如果你的開支不斷增加的話,你的底線可能最后不會有太多的利潤。我認為現在美國是面臨一些機會的,比如當他們找合作伙伴時或提高效率時,都會造成開支的上升,而這些銀行從監管、利潤角度來說,如果你能找到一個更好的方法為這種交易融資并且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話,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的方向。

萬曉芳:我說說我的觀點,認為金融互聯網化在ABS未來這方面也是很有前景,我觀察現在ABS的特點,什么樣的資產才更容易發行ABS,它有這么幾個特點:

1、跨區域、跨行業,也就是說在區域和行業風險上要足夠分散;

2、自身要有比較好的經營現金流,這也是屬于資產比較零碎,而不是說風險特別集中。

3、還有一些新興行業,環保、醫療、教育、車輛這些行業形成的資產更容易發ABS,ABS更歡迎這些資產。我在想金融互聯網化只是在技術上解決整個社會交易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更適合越來越年輕化的人更愿意在互聯網,甚至手機終端上處理它的需求。所以,未來只要符合一些便于在交易成本更低,資產更優質這種前提下,它的技術一定會會體現在融資支持上。

Shawn Halladay:非常感謝,剛才談的重點是目前中國主要是資產證券化,同時我們也提到了其他一些融資機會,我們也要考慮其他的機會,比如更年輕一代他們可能更喜歡網絡化,同時還有養老金、家庭托管資金、醫保等等。根據我們在美國的經驗和全球經驗來看,我認為,證券化對于更小的公司而言能夠幫助他們和大公司進行競爭,從成本效率考慮,所有人都會用證券化,在市場倒閉的情況下,我會把它看成是一個警告。我覺得它的確是一種融資的資源。除了證券化以外,我們還有很多方法可以使用,比如基金會能夠更好地推動基金融資的發展。

下面是觀眾Q&A環節。臺下的觀眾對于我們剛才談到的內容有問題嗎?

問:我做個評價,也不是提問,并不是中國的狀況,是全球的狀況,目前全球的利率都特別低,但流動性又很不錯,現在的問題并不是找到資金,而是讓資金找到好的資產,我認為目前中國租賃市場也是這樣的,其實它就是個循環,有時候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要找到好的基金,有時候在這樣的環境要找到好的資產,但在現在的世界,我并不是說一個現實,而是我們可以,中國也可以拿到很多的資金,而且比兩年前要更容易拿到資金。

Shawn Halladay:好的,再次感謝本次圓桌二的各位CEO,感謝各位的智慧,也感謝現場各位的參與以及傾聽。

国产真人性做爰直播,免费1级做爰片国产,国产做爰现场,久久色综合久久色